无聊的文字游戏者。

1k请转路子博。

绿

在你绿色的衬衫上
白色的手 来自湖水的低吟
阿尔卑斯山淌下的这双手啊
曾在何处吻我

苜蓿草地生长着被恩赐的梦
得以好心到遮蔽眼睛
便在山林里穿越
你濡湿的睫毛

是这样的方式
亲吻每一个爱人
树的长纱帐若能选择
大抵不肯为热恋张开

而你的亚麻
是如何编织成丝线
如今已不再有人关心
可捡拾果核的宇宙依然在膨大

种了桃子在最合适的场所
温热的 始终跳动的脉搏
在壁炉前的火光中发颤
吻上一个世纪

绿色衬衫总要穿白色裤子
固执得像是杏子从希腊演变而来的拉丁语
从此我爱上那棵树
给他取了我的名字

若我肯为你自夏日等到冬夜
可否换来
你一瞬的展颜?

2017.12.29晚

评论
热度(18)

© 漾漾不给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