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川风物,四时美景,我只想陪着你。

脑洞奇大的白日梦小能手,文图双修中,产出皆出于真爱,二三次元皆吃有洁癖,欢迎安利勾搭︎♡︎

PS:收到每一条评论和小心心都会开心到boom🐈

[FE]最讨厌的冬天




  越前裹紧了厚重的围巾,雪花扬起他的头发,脚下的积雪在靴子的挤压下发出奇怪的嘎吱声。


  越前很讨厌冬天,他怕冷,冬天的时候猫科动物总是喜欢呆在暖暖的火炉边的。而且冬天就意味着与网球的暂别,除非去室内网球场,否则自己穿着羽绒服再加上大毛衣二毛衣三毛衣恐怕连球拍都举不起来。


  今年的冬天,对他来说尤其难熬。


  考国文的那天正好暖气坏了,他只记得空旷的考场里寂静寒冷,自己右手手指冻得僵冷,脚也早就没了知觉,哪里还记得是否在试卷上写了字呢。


  可恨的教导主任,就因为一张近乎零分的国文试卷竟然惊动了龙崎教练!


  想到这里,就算是平日淡漠的越前也忍不住想捂脸吐槽,不就是国文试卷只写了名字连班级都没有写嘛,至于拉出去被教练加大石前辈洗脑两小时再被部长罚跑100圈最后加一杯干前辈特制的加强版蓝醋么!


  喂喂,我到底是做了什么啊,要受到这样的加强版大礼包待遇。


  越前脑内小剧场忍不住回想自己那天的惨状,打了个寒颤,真是可怕啊。


  


  “越前,越前?越前龙马?”


  有些熟悉的淡雅嗓音突然响在耳畔,越前一愣,从自己悲惨的境遇中回过神来。


  笑得眉眼弯弯的栗发少年正站在身边,白皙的手指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


  “不,不二前辈?”惊讶于突然出现的网球部前辈,越前有些反应不过来。


  


  或许是在寒冷的空气里浸泡了许久,越前惊讶地发现自己的声音竟然有些干涩。


  


  “越前站在这里做什么……绿灯,已经亮了哟。”难得见到这么慢反应的后辈,不二的声音忍不住略带些戏谑。


  “诶,绿灯已经亮了吗,那前辈怎么不走?”越前敏感地察觉到这个笑眯眯前辈略带捉弄的问话,只能迅速抛回了问话,脑回路还没有那么快正常回转过来。


  不二忍不住加深了嘴角的弧度,“当然是看到越前你呆在这里,所以我只好停下来叫醒你喽。果然这不是个明智的决定,叫你的时候红灯又亮了。”


  有些呆愣地听着前辈的回话,越前只能抛出自己的口头禅,“切,前辈你还差得远呢。”


  惊异于自己意外的好心情,不二带着笑意说,“不过越前只能陪我这个差得远的人再等一次绿灯了。”


  越前沉默。


  


  刚刚还肆虐不已的雪在说话间不知不觉地停了,红色的交通灯还在不停闪烁着数字。


  刚刚还烦躁不已的心在等待中无声无息地静了,越前望向不二侧脸的眼中闪过一丝迷惑。


  


  “呐,越前,听说你前几天又被手冢罚跑圈了哟,是因为国文考试吗。”看着越前有些出神的表情,不二忍不住又提起一个能让小猫炸毛的话题。


  “额……”越前无奈地看着眼前笑得云淡风轻的前辈,只能应道,“是啊,前辈也知道了吗?”


  不二状似自言自语地说,“看来像这样正常交流是没问题的,所以到底应该是哪里的问题呢……”


  越前只听见不二低声地说了几个字,却因为马路上的喇叭声而模糊了对话,即使平日冷淡如他,遇到不二,也只能问,“前辈刚刚你说了什么?我没听清楚。”


  “没什么呢。”不二敷衍地答了一句,又似乎是临时起意般地说,“啊,我是说,明天是个好天气呢,越前要不要去图书馆看看?”


  “前辈你真奇怪,为什么要去图书馆啊?”越前有点不爽的咕哝着,“我又不想看书。”


  “越前怎么可以拒绝好心的前辈呢。”不二做无辜状,“特别是一个好心的,国文成绩优秀的前辈哦,越前还想喝乾特制的蓝醋吗?这么说味道不错嘛。”


  越前急忙做出一个敬谢不敏的手势,有些搞不懂眼前前辈的意思。“那前辈是,想要带我去图书馆吗?”


  “是啊。”不二笑眯眯,“等从图书馆出来后,越前只要顺路陪我去一下花店就好啦。”


  为了下次考试及格,为了不再喝蓝醋,越前咬咬牙,反正不二前辈总不会比蓝醋更可怕吧,“那好吧,谢谢前辈了。”


  “不用谢哟。”不二继续笑眯眯,“绿灯到了,越前,我们走吧。”越前不自觉地背后一寒。


  ……


  


  “我回来了。”越前一边在玄关换鞋,一边心不在焉地回想刚刚奇怪的前辈。


  瘫在沙发上呈现不雅姿态的南次郎不停翻着手中的杂志,“哟,青少年回来了啊,期末考试应该结束了吧,国文是不是又没及格啊?”破天荒关心儿子成绩一次,却偏偏提到了国文考试,让正在胡思乱想的越前又羞又恼,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臭老头,不用你多事,下次我一定会及格的!”匆忙甩下一句话,越前头也不回地跑上了楼。可恶,哪壶不开提哪壶的臭老爸,拾起今早扔在地板上的逗猫棒,一屁股坐在书桌前的靠椅上,越前气鼓鼓地晃动着那蓬松柔软的东西。


  “喵~”卡鲁宾不知从哪里蹿了出来,以为越前在和自己玩,追逐着逗猫棒上上下下,喵喵喵玩得不亦乐乎,哪里知道自己天真快乐的样子在心情惨淡的小主人面前成了唯一的安慰。


  看着眼前肆意玩耍的卡鲁宾,越前才感觉到心情渐渐地好了起来,他有节奏地晃动着逗猫棒,跟自己的宝贝猫猫闹成了一团。


  


  正当一人一猫闹得高兴时,南次郎的大嗓门打破了这温馨的画面,“青少年啊,有找你的电话哟,是你学长打来的,快下来!”


  


  不情愿地放下手中的逗猫棒,拍拍卡鲁宾的头以示抚慰,越前走下楼,坐在沙发上,随手将电话接了起来,跟着他跑下楼的卡鲁宾坐在他怀里。“喂?”


  “喂?是越前吗?”淡雅的轻柔嗓音透过长长的电话线传到越前的耳中,那么贴近的声音,好像耳语一般。


  “不,不二前辈……”越前平日里引以为傲的伶牙俐齿在这一刻似乎失去了作用,他有些迟疑地唤道。


  “越前听出是我了吗,呵呵,我打给越前,是因为想要确定明天约会的地点哟。”不二的声音里带着些许笑意。“什么约会啊,”也许是因为臭老头还在一边兴致勃勃地看着,被不二暧昧的说法弄得有些慌乱,越前有些急了,“只是去图书馆而已,前辈不要说的那么奇怪好不好!”


  “越前这样说,前辈真是伤心啊,我可是特地向教练打听越前家的电话号码啊。”不二唱作俱佳地表演让越前有些无力,只能赶快转移话题,“哦,前辈我们明天要去哪个图书馆啊?”


  


  越前没有看见,在他无力的声音传到不二那边时,自己这位温文尔雅的前辈嘴角却勾起了狐狸般的笑。




  “原来越前这么急切啊,”不二故意拉长了声音说道,“那越前要记住哦,我们明天去的图书馆就是Blue shallow……”越前一惊,“等一下,前辈,Blue shallow不是一家酒吧吗?”不二得逞的声音响起,“哎呀,我说越前你别急嘛,我还没说完呢,我们要去的图书馆,就是Blue shallow旁边新建的哟。那就这样,明天早上9点见哦。”


  越前咬牙切齿地挂断了电话,来自不二的捉弄让他连基本的礼貌也顾不上了,不知道为什么,脸颊竟然还有点发烫。


  坐在他怀里的卡鲁宾也不安分地动了下,几天没修的爪子扫过越前的手,有些痒痒的,异样的感觉。


  而一旁饶有兴趣地看着自家青少年泛红脸庞的某不良大叔,忍不住在心中感概,臭小子的春天要来了,哈哈,还真是青春啊!


  


  耳朵里塞着软软的耳塞,不二站在国文书店门口,静静地等待着越前。


  耳机里面流淌的,不是一贯熟悉的爵士乐,而是昨天姐姐推荐的摇滚乐,自己平时从来不接触,这次却觉得不错。也许与是一贯熟悉的人也不同吧,这个学弟让他感到特别,这是从未有过的感觉。


  所以昨天遇见时忍不住戏弄一番,反应果然很值得期待。昨晚有点恶作剧的电话,呵呵,原来这小家伙也有不装酷的时候啊,意外的很可爱呢。


  低头看看表,9点12分,啊,越前迟到了呢,待会儿还可以逗一下嘛。


  不二忍不住浅浅微笑,婴儿蓝的眼睛弯成了月牙儿。


  


  今天早上闹钟没有响,冬天习惯缩在被子里睡个天昏地暗的的越前自然是睡过了头。


  等越前慌慌张张从站台跑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个场景。


  不二前辈戴着耳机,穿着浅驼色的大衣,围着素雅的格子围巾,静立在图书馆的木制大门前,浅浅地向着前方微笑。阳光从另一侧轻柔地流泻下来,门框上一串风铃叮咚。


  浸在寒冷的空气里,一时间越前竟有些愣怔,直到那有些熟悉的修长手指又一次在他面前挥舞,伴随着戏谑的声音传来,“越前?越前你怎么又在发呆?”


  越前回过神来,“跑得太累了而已。抱歉,我迟到了。”


  “呐,没关系呢。”不二大度地一笑,“只是几分钟而已嘛,我还以为越前不来了呢。我们进去吧!”


  “哦。”


  


  进入温暖的室内,越前立刻感觉好了很多,没有刚刚那种奇怪的氛围了,刚刚发楞果然是因为太冷了的缘故吧,果然跟不二前辈没有一点关系!


  不二只是淡淡地笑,越前脸上变化的表情一个没落的映入了眼中,这小家伙,还真是有趣呢。


  越前跟着不二走到里侧一个书柜前才停下,不二指着上面的一本书说,“越前在美国时,应该读过《格林童话》吧?”


  什么?越前一愣,以为自己听错了,《格林童话》不是少儿读物吗?越前迟疑地点了下头,“看过是看过……不过……”


  不二倒是觉得很满意,从书架上抽出这本书,“那很好,你再看国文版的就会很方便了。”


  “可是,前辈……”接过这本书,越前还是疑惑不解地望向不二。


  “啊,忘记给越前解释了。”不二微微一笑,“我觉得越前的问题是看不懂题目的意思,所以你需要阅读来提升自己的理解能力,这样的少儿读物最好了,很简单,又有故事性,不会很枯燥的。”


  本来以为今天的图书馆之行只是前辈的心血来潮,结果……平日就不善言辞的越前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说,“哦,那谢谢前辈。”


  结果最后越前带回家的是《格林童话》,《伊索寓言》,《安徒生童话》……一系列儿童读物,结果被好奇的南次郎大大嘲笑了一番。


  不过这就是后话了。


  


  出了图书馆,越前忍不住缩了下脖子,今天出门太急忘记戴围巾了……刚刚进图书馆前还不觉得,现在一离开暖气有点不适应了,还没来得及说话,一个暖暖的东西就围到了脖子里。


  惊愕地抬起头看不二,却只收到了一个温暖的微笑,“越前不要在意,前辈就是要照顾后辈嘛~”接着就被不二拉着走到了街道的另一边的越前只能这么回答,“谢谢前辈。”


  路途不远,还不等越前想到前辈是不是拉着自己的手,不,应该是拉着手套的问题就已经到了。


  


  暗栗色的木制牌匾上几个花体的英文字母:“A  Rose”


  一朵玫瑰。很简单的名字,推开门进去,花店的摆设很雅致,花的种类也不是很多,都是很普通却又很美丽的花。当然最多的还是玫瑰,以及……仙人掌。


  对于不二的奇怪嗜好,越前不是没有听说过的,但此刻看着这家花店里琳琅满目的仙人掌,他还是忍不住有点无语。


  不二倒是一副很开心的样子,像模像样地为越前介绍起仙人掌的种类,似乎非常熟悉这里。


  “呐呐,越前,你看啊,这个纽扣状的是不是很可爱?这是最小的佩奥特掌。啊,还有这个,就是最常见的刺梨了,是可食用型的,据说味道不错呢,我家的小绿和小兔子都是刺梨哟。”


  “前辈……”越前无奈地听着,前辈对仙人掌还真是狂热啊,连种类都这么清楚。


  介绍得正起劲的不二回头,“越前怎么了?你是想知道离你最近的那株的名字吗?嘛,那是圆桶掌,你看它的叶片很肥厚吧,在沙漠地区,可以作为供应水源呢。而且这边这个白色的大花苞的,就是有名的昙花呢!”


  这倒是提起了越前的兴趣,“昙花也是仙人掌属的吗?”


  “对啊,这就是那个被称为昙花一现的昙花呢!开花时味道非常清新,我家里也有一盆。”不二对于越前的疑问耐心地解答。


  越前慢慢开始专心地聆听不二的介绍,甚至到听到最后,主动帮不二挑选了一盆娇小的仙人球,上面有一个小小的粉色花苞,就快要开了。


  不二很满意,连越前的嘴角也忍不住微微上挑,其实前辈,是个很好的人呢。


  


  出了站台回家的路上,雪不知不觉地飘了下来,柔柔的落在越前耳畔,他忽然反应过来,自己忘记把围巾还给前辈了,下一秒却又贪念着暖意将下巴往柔软的围巾中蹭了蹭。


  那由不二亲手围在他脖颈中的格子围巾给了他温暖的触感。


  推开家门,接住扑过来的卡鲁宾,越前暗暗地想,这个冬天,其实也没有那么讨厌嘛。


  


  回到家,把新买的仙人掌放在卧室的书柜上,不二伸手轻柔地拨弄了一下那还未展开的花苞,带着愉悦说,“呐,你的新名字就叫小猫了。”而后他微微一笑,这次好像弄明白一些东西了呢。


  “呵呵,我可是很喜欢冬天的哦,越前。”他自言自语道,眸光温柔缱绻。


  


  仍缩在越前怀里的卡鲁宾喵呜一声,是啊喵,如果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原来春天,真的近了呢。


  


  


  


                                   -END-



评论
热度(4)

© Cat-橙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