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川风物,四时美景,我只想陪着你。

脑洞奇大的白日梦小能手,文图双修中,产出皆出于真爱,二三次元皆吃有洁癖,欢迎安利勾搭︎♡︎

PS:收到每一条评论和小心心都会开心到boom🐈

【峰宇】Treasure <情人节贺文|赠晶晶|一发完结>









Treasure








By橙漾








    








  橙色的球触到那方熟悉的圆框,却被缓慢地弹开。








  ——这也成了筋疲力尽的李易峰视线中最后的休止符。








  不停地调整战术,汗水浸湿了深蓝色的队服,拼尽全力去想要取得胜利的这场比赛,最后还是输了。








  无休止的挫败却在李易峰的四肢百骸中摊开来,让他无力承受,更不肯去接受。








 








  穿着敌队耀眼黄色队服的马天宇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静静地看着那个骄傲的少年红了眼角。                                                                                                                                                                                                                                                                                                                   








  他知道,他不能上前,早在他们定下这场约定的时候,他就知道此刻该是多么的心如刀绞,那远比脚腕处的撕裂痛感还要疼痛得多。








  可是他不知道的是,他的眼睛,与那个颓然跪坐在地上的少年一样红。他在心里默念着,李易峰,对不起,却任凭身周欢呼雀跃的队友把他包围。








 








  而沉浸在失败中的李易峰更不曾发觉那人痛苦的神色,少年的心事在那一刻几乎将他击溃。








 








  








   三年后。








  








  “阿困,阿困,校草正在篮球场跟邻校A高打比赛呢!”双马尾的少女扯住旁边清爽短发少女的袖子偷偷地说。








  “什么!太好了!”刚刚还昏昏欲睡的短发少女顿时来了精神,“那晶晶你还等什么,我们赶快去看吧!去晚了就没有好位置了!”








  “这可难不倒我,我早就让阿常去占位置了!”晶晶得意地笑道。








  “还是媳妇儿有远见!我们快去吧!”阿困又打了个哈欠,牵着身边少女的手向篮球馆走去。








 








  S高的体育馆内,一场无比激烈的篮球比赛正在进行。








  穿着深蓝色队服的校篮球队一出现就引来女生们尖叫连连,其中那个打头的英气勃发的身影,正是篮球队队长,也是S高校草李易峰。








  据说他自初中起就开始打球,身体素质极佳,力量抗衡与敏捷反应都天赋卓绝,尤其擅长突然与连续起跳,向来有得分王的称号。








  比赛第1节开始,一名穿着深色运动服的裁判员在中圈站定,李易峰和A高着黄色队服的队长各自站在裁判两侧,等待第一次跳球发生。








  








  李易峰的目光凝聚在那个橙色的球上,每一分每一秒,他的心脏仿佛天生就要为此而跳动, 他手臂上的肌肉紧绷成漂亮的弧线,双腿蓄力,在裁判吹哨的那一秒,顺势跃起,那橙色的宝物便为他所撷取。








 








  那好像是他等待了一个世纪的宝石,却又能在下一刻不被急不缓的传给了队友,仿佛并不曾为他所深爱。








 








  属于青葱少年的气质在李易峰身上显露无遗,汗水划过线条紧绷的下颚,浸湿了他鬓角的黑发。他巧妙地周旋在球场上,仿佛整个人都浸染在盛夏的阳光中,异常耀眼。








 








  李易峰一个转身,随手接过队友的传球,不急不躁地运了两下,在队友上来拦截的时候忽然加速,大家都以为他要突破了,他却是一个急停,蓄力跃起投出,篮球在空中划出优美的弧线,时空仿佛在此刻凝滞,他轻松地跃下,嘴角勾起浅浅的弧度。 








  








  嗖!  




  篮球精准地落入篮筐中。




  空心三分球。








 








  观众席有片刻的寂静,然后迸发了激烈的欢呼声。马天宇静静坐在他敌对方的场边,为他的表演而不自觉地鼓起掌来,李易峰敏锐的视线扫射过来,他愣了愣,忙尴尬地放下了手,脸色显得有些惨白。








 








  “学长?天宇学长?”坐在马天宇身边的是A高刚上任的拉拉队长星星,“你怎么了?”








  “啊,S高校草好帅啊嘤嘤嘤!”原本凑在星星身边的阿常也被李易峰一个巧妙的传球吸引了目光,发出兴奋地尖叫。








  “……我,我没事。”马天宇垂下眼帘搪塞道,藏在肥大外套中的手指却悄悄握紧了。








  在他白皙得隐约透出血管青紫色的手腕上,挂着一颗小小的白金篮球,微微颤抖着。








 








  场上战况激烈。A高队长似乎因李易峰掌控全场的行为受到了冒犯,调整战略后,分派更多队员堵死了他。李易峰想要上篮得分的心态也被察觉,一时间竟无法动作,被牢牢牵制住。








  A高队长借此机会来了个远程投篮,比分险些有追上来的趋势,刚刚占据的有利局势一下子被冲溃。








 








  李易峰紧绷着脸,瘦削的侧面显得十分俊俏,却带了几分破釜沉舟的狠劲儿。身形迅速的挪移,竟然突破了包围,并且一连几个跑位,将球抢断。








  时间所剩不多,他神色沉着,无视观众席上传来的加油呐喊声,娴熟地运着球,并不急于一时,转攻为守,趁着队友拉制住A高的几个主力,双膝微弯,一跃而起。








  








  A高队长此时却与他同时高高跃起,企图给他来个封盖。








  李易峰面色一沉,眼中却闪烁着势在必得的光芒,除了那个人,没有人能让他输掉这场角逐。








  两个男生都有着卓越的弹跳力,在空中形成了对峙之势。








  观众的助威呐喊声响彻整个篮球馆,李易峰仿佛在空中停滞一般,又蓄力上跳,将手中的球啪得扣进了篮筐。








  A高队长颓然落地,心知这场比赛的结果如今已尘埃落定。








 








  随着哨声吹响,这场比赛,A高以13:18输给了S高。








  S高的队员们兴奋地冲上来将他们的队长高高举起,欢庆着他们的胜利。李易峰的目光却向对面场边望去。








 








  马天宇依然坐在之前被他看到的地方,并不曾为A高的失败而垂头丧气,与此相反,他面庞上始终挂着恬静的微笑,宽慰着他失败的队友们,不停给他们打着气。








 








  李易峰刚刚的好心情倏然间荡然无存,他蹙紧了剑眉,有些怨怼的瞪着远处的马天宇。那人却迎着他的目光回望过来,仿佛之前的怯弱不曾发生一样,给了他一个坦然的笑容,弧度美好的猫唇分明在说,“恭喜峰哥。”








 








  李易峰收回目光,转身跟着S高一群兴奋的男生离开了篮球馆。








  马天宇望着他头也不回的背影,嘴角的弧度变得苦涩起来。








 








  就像很多故事开始的那样,李易峰和马天宇是青梅竹马,确切的说是竹马竹马,在一个院子里长大。








  他们俩刚刚认识的时候,李易峰还不叫李易峰,马天宇也不叫马天宇。








 








  那两个土里土气的名字的时光,其实始终是两人之间最珍贵纯粹的回忆。








  那时候李易峰就已经很爱篮球,小小的个子抱着橙色的球,好像抱住了自己大大的梦想,热爱运动的他虽然瘦,却并不单薄,很有些力量。








  那时候的马天宇却是并不活跃的,整日埋头书本中,从来不爱运动,唯一的喜好是去公园里收集落叶制成书签,夹在他为数不多属于自己的书中。








 








  李易峰有些看不惯这个漂亮的像个女孩的小子,因为他在妈妈口中,永远都是那个别人家的孩子。比他成绩好,比他懂事,比他得老师喜欢,比他受家长欢迎。








  马天宇却很是羡慕这个帅气的抱着篮球的男孩,因为他看上去充满阳光,在奔跑玩闹的时候像一个自动的发光体,那么耀眼,那么让人想要靠近。








 








  他们俩也忘了,到底是怎么玩起来的,是从李易峰硬要拉着马天宇加入大院孩子们的游戏开始呢,还是从马天宇红着脸把自己最心爱的银杏书签送给李易峰做生日礼物开始呢,实在是记不清了,总之,就是那样,一下子就好了起来。








 








  然后形影不离,像一对儿亲兄弟,后来李易峰逼着马天宇跟他一起学打篮球,却意外地发现马天宇耐力一流,身高长势不弱,俨然是打篮球的好苗子。








  于是上了同一个初中后,放学后的小篮球场上,总能见到李易峰和马天宇的身影。








 








 “笨蛋,又没投中!”李易峰没好气地数落着笨手笨脚的马天宇。








  对方却只是弯起小猫弧,好脾气地承受着李易峰的嫌弃,耐心的又举起手中橙色的球。








  篮球在空中划过一道标准的抛物线,却嘭的砸到了篮筐上。








 








  马天宇有些不好意思地冲李易峰笑笑,有些讨饶的意味在里面。








  恨铁不成钢的李家少年无奈地叹了口气,挑挑眉示意马天宇拿起地上的球,仗着身高优势从背后拥住了他,双手覆在怀里的少年手上。








  感受到马天宇的僵硬,李易峰不怀好意地在那人耳根吹了口热气,看那白皙的耳廓染上淡淡的红,满意地扬起了嘴角,“放轻松点,跟着我的动作。”








 








  马天宇狠狠地横了李易峰一眼,却不得不乖乖的按照那人的指示动作,顺着他的方向,投出了手中的球。








  








  那个球划过一道蜿蜒的弧线,正中了篮筐。








  二人相视一笑,默契地分开,击掌,一切尽在不言中。








 








  年少的时光总是那么美好而温暖,回忆起也忍不住勾起唇角。








  马天宇苦笑一声,这一切难道不是都是自己咎由自取吗,又要给谁看呢。现下已没有人时刻准备着温暖自己总是冰凉的手指,更没有人会忽然从背后偷袭,用体温熨烫自己冰冷的心。








 








  他努力模仿着投球的动作,却连轻松地跃起都已经做不到。








  三年前那场比赛之前他的脚踝就已经惯性扭伤,按照医生的建议,早就不适合再从事篮球这样的激烈运动了。








 








  损耗过大会让已经受伤的脚踝难以负重,造成更加严重的后果。








  然而在三年前那场毕业赛赛上,马天宇却还是高高跃起,一个出奇的封盖让李易峰投篮失败,最终取得了那场比赛的胜利。








  李易峰从那之后,很久都不曾再来找过马天宇。








 








  很多人都不理解,他们这么好的兄弟,却硬是不肯跟对方在毕业赛里同队打球。








  只有他俩知道,那是他们的约定。








 








  那个夏天他们初三毕业,两个人都在聚会上喝了些啤酒,李易峰作为班长被灌了不少,喝的显然有些迷糊,松松垮垮地挂在马天宇身上。








  大院里的陈奶奶种了一架蔷薇,在那个繁星满天的夏夜里,蔷薇的芬芳直往两个男孩鼻端凑,沁人心脾,不饮人自醉。








 








  李易峰随手掐了一朵粉嫩的蔷薇,递给身边的人,马天宇有些困惑,又有些好笑,“峰哥,你这是要拿我练习表白啊。”








  “别,别乱说,”李易峰迷蒙的双眼望向马天宇的,“我这是,这是正式表白。”








  马天宇的桃花眼在夏夜里熠熠生辉,仿佛天上的繁星点点都坠入了他的双眼中。








  在李易峰眼中,这就是他所遇见过的,最闪亮最美好的星星了。








 








  “马天宇,天宇,你给我听好。”他一本正经地握住马天宇的肩头,神色虔诚而真挚,“我,李易峰,喜欢你,最喜欢你了。”








  对面的人却一时呆愣在那里,李易峰酡红的双颊,灼热的呼吸就在身侧,马天宇的大脑瞬间短路,于是被李易峰正正地一口亲在了唇瓣上。








 








  马天宇有些慌乱地推开李易峰,支支吾吾地什么也说不出来。








  “小马,天宇?”李易峰却好整以暇地一遍遍唤着他的名字,就像清醒时捉弄他那样一遍遍地撩拨他。“你……喜不喜欢我?”








  马天宇恼羞成怒,“李易峰你胡说八道些什么!你喝醉了你知不知道,你……你这是在说胡话。”








“天宇,”李易峰捏捏他像蔷薇花瓣一般粉嫩的脸颊,“你很清楚我是不是在说胡话,不要逃避我,回答我,嗯?”那炙热的手掌在马天宇脸上缓慢摩挲。








 








  “你!”马天宇挣扎着打下那人不老实的手在他手腕上的动作,“哼,要回答是吧,毕业赛你打败我再说!我已经答应教练出任二队队长了!”








  “好啊,”李易峰闻言微微一笑,“那我们就等着,我要是赢了,你就归我了。”








  “李易峰你又胡说些什么!我,我回去了!”马天宇终于脱离了李易峰的钳制,也顾不得他在自己手腕上系了一个凉凉的什么东西,拔腿跑回了家。








 








  李易峰在他身后,看着那人小鹿般受惊地身影,享受地深深吸了一口蔷薇花香,缓步向家里走去。








 








  只是那之后,在比赛前一周,马天宇不小心又扭伤了脚,这才被诊断出脚踝是习惯性扭伤,被医生嘱咐不可再进行剧烈运动。








 








  他咬着牙坚持赢了那场毕业赛,靠着他平日的智慧与经验,更是提前唤起队员们的求胜心,他的亲和力也是作为队长的必备条件。在他的领导下,二队战略正确,团结一致,合作得十分默契。








  虽然李易峰个人能力远远在二队队员之上,却因遭到副队长顶撞而战略安排失误,最终哪怕他拼尽全力,一队却也只能惜败。








 








  马天宇明白,自己以后再也不能像这样陪伴李易峰畅快淋漓地打球了,李易峰对他的喜欢就算是再多,也不可能抵得上对篮球的热爱。








  他不是不肯相信李易峰,而是那时候年少的他,对自己缺乏足够的信心,宁愿选择自己痛苦,也不肯李易峰为难,于是逃避了自己。








 








  他以为自己不会后悔,却在对李易峰无边无垠绵绵密密的思念中翻来覆去。不知多少次梦见比赛结束前李易峰挫败的神色,然后惊醒,辗转反侧直到天亮。








 








  他以为他和李易峰还是可以做好兄弟,不曾想李易峰却是误会他讨厌自己,所以才会爆发实力打败自己,从此跟他疏远了关系,再也不复以前的要好,高中也选择了他曾经说过不喜欢的S高。








 








  所以今天的比赛上A高队长想要对李易峰的扣篮进行封盖的时候,李易峰才会那么生气罢。








 








  此刻的马天宇独自坐在大院的秋千里,摩挲着自己手腕上那个小小的白金篮球,眼中满满是不曾轻易对李易峰显露的怀念与眷恋。这个小小的篮球就是李易峰留给他的唯一纪念,在那个夏夜被牢牢套在他手腕上,也……套住了他的心。








 








  “你……还留着这个?”不复稚嫩的磁性声线低低吐出犹疑的语句,却恍如惊雷般在马天宇耳畔炸响。








  他颤抖着长睫,缓慢抬起眼帘,撞进李易峰双眼深邃的海洋里。








  “你,你怎么在这里?”








 








  面对他不答反问的行为,李易峰有些无奈,却还是顺着他答道,“我回家啊……我们住在一个院子里,不是吗?”  








  “对,对哦。”乖宝宝马天宇机械地点了点头。








  马天宇有些呆滞的神色很好地取悦了李易峰,“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什,什么问题啊,我今天有点累了,不如我们改天再聊吧。”尽管混混沌沌,却还是察觉了自己的状态,不适合跟李易峰独处,马天宇急切地想要逃离这个窘境。








  却被李易峰一把抓住了手腕,“我是说,你……怎么还留着它?”那人修长的手指轻柔抚摸着白金篮球上的纹路,却仿佛将什么熨烫在马天宇心底。








 








  “我……我看这东西也挺好看的,就,就留着带了,如果你想要回去,我可以还给你。”倔强地仰起头,尽管眼圈有些微红,马天宇依然不愿平白在李易峰面前显出弱势。








  他可以面上冷淡,也可以在李易峰望过来的时候假装礼貌而疏离,但是这个小小的篮球,是他们之间唯一的见证,如果连这个都失去了,他不敢想下去。








 








  李易峰看着眼前人倔强中隐藏着脆弱的神色,忍不住心疼起来,他是不清楚马天宇究竟是为了什么而疏远自己。但是从他对自己的反应来看,并没有彻底忘记自己。








  三年的分开,让他们之间有了无形的距离。








  可是他也不得不承认,眼前人的一颦一笑,一行一为,依然始终牵动着他的心跳与脉搏。








 








  叹了口气,这距离,就让时间去缩短吧。








  “傻瓜,我不会把它要回去的,别哭。”








 








  李易峰将马天宇拥进怀里,抱住他的一刹那,很多事情错综复杂的枝叶上开出了那个夏夜蔷薇清香的花朵,他已经不愿再去追究些什么。








  他只知道,唯有将宝物拥进怀里,才可以更好地珍惜。








 








 








FIN。








 








 








  








后记:








情人节快乐米娜桑~(*・ω・)








这篇文最后还是在凌晨才完成最终稿哭唧唧!








为了完成这篇篮球梗= =我是真的吭哧了很久啊啊啊啊简直要到崩溃地步。








最近收了菲菲大大和阿肆太太的本子真的好开心,而且跟却七大大也聊得很开心(。・ω・。)ノ♡








今天也超级感动啊啊啊啊,于是连夜赶出这篇文,其实是给晶晶宝宝的生日贺文哭唧唧【这么久才写好我对不起晶晶晶嗷 @An 








希望点梗的晶晶和她亲爱的阿困99嗷=3=








大家早安么么扎!✧*。٩(ˊᗜˋ*)و✧*。以后也请继续包容蠢萌充满拖延症的橙子的拙劣文笔辣~








 








PS:明显是HE哟!其实我本来还想写咖啡馆梗( ・᷄ὢ・᷅ )然后三零和麻麻客串……奈何情节不好修改哭唧唧下次我再写( • ̀ω•́ )✧希望客串的星星和阿常会喜欢么么扎=3=








  








 








  









评论(27)
热度(47)

© Cat-橙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