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川风物,四时美景,我只想陪着你。

脑洞奇大的白日梦小能手,文图双修中,产出皆出于真爱,二三次元皆吃有洁癖,欢迎安利勾搭︎♡︎

PS:收到每一条评论和小心心都会开心到boom🐈

【峰宇】[生贺完结] 一梦一生





一梦一生




By 橙漾




  




 




  和世界交手的这许多年,你是否光彩依旧,兴致盎然。




  三十六岁的马天宇在刷知乎时偶然间看到这句话,说不出自己是什么样的感受,心底潮湿了很久,却不曾落下泪来。




  当年那个天真懵懂的他自己,不知何时被弄丢在了时光火车的隧道里,不见了踪影。




  他看到自己身周枝叶拔节,蔓绿片片,从最初的嫩绿枝丫变得翠色欲滴,深谙宠辱不惊,淡然自持之理。




  并非丢失了最初的本真,只是逐渐学会为不肯设防的自己加固了保护。




  或许也曾期待着有个人,能够来到身侧,打破隔膜,最终做只属于彼此的独一无二。




  后来,却习惯了一个人去旅行。




  他曾在接受专访时说不需要给旅行赋予太多的意义,只是轻松的行走就好。




 




  夜深人静时,他总是下意识地想,我一直都是独自一人,这样也没什么不好。




  然后放纵自己沉入无人打扰的安眠。




 




  李易峰揉揉酸痛的脖子,连续赶了两天通告的他早已是身心俱疲,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到晚上十一点了,好不容易进了保姆车想要休息一下,身边的经纪人还在念着明日的行程排表。






  平日里还耐着性子能听他絮叨几句,今晚却不知怎的,情绪越来越焦躁,李易峰蹙紧了浓眉,不发一言。






  后排的助理却忽然发声,“峰哥,十点的时候天宇哥给你的私人手机打了电话,你正好在录节目,就没有接到。”说话间将李易峰的手机递了过来。






  “什么?天宇给我打电话了?”接过那只和马天宇同款不同色的手机,李易峰感到刚刚紧绷的心情舒缓下来,看来一向执拗的恋人是先服软了,那自己也没必要跟他计较,唉,三十好几的大男人了,有时候还是跟个孩子一样。




  




  前天本来两人说好要一起去国外休假旅行的,他答应过马天宇,以后要陪他把曾经独自走过的国家,再走一遍。这次两人原本都计划好了,刚刚结束一部电影拍摄的李易峰也好不容易从公司那里争取到了假期,结果最后却没能成行。






  经纪人临时打来电话,说是之前参加的好莱坞的片子排了宣传,策划都已经安排好了,李易峰身为男一号不能缺席。一开始任经纪人怎么说,李易峰也不肯松口,被逼得急了,他口不择言地说,“你陪马天宇旅行什么时候不能去?偏偏在这宣传的当口上,不是我说你李易峰,你为了他牺牲了多少机会,好不容易进军了好莱坞,难道你想就这样前功尽弃吗?”




 




  他的声音有点大,原本正在李易峰身侧兴致勃勃地给他介绍景点的马天宇自然也听得清清楚楚,李易峰还想再说些什么,经纪人却丝毫不通情达理,撂下话就把电话挂断了,“李易峰你自己掂量着点儿,赶快过来吧,大不了等宣传过了再出去,又没什么损失!”






  李易峰皱着眉头,注意到恋人刚才谈到目的地闪闪发光的双眼逐渐黯淡下去,这次的确是多方协调才拥有的机会,他不想放弃,但是也不忍心委屈了恋人。






  帮他抚平了身上皮夹克的褶皱,马天宇敛起失落的神色,眯起桃花眼笑着拍了拍李易峰的肩膀,“李大明星,别纠结了,去吧,你经纪人说得对,去旅行什么时候不能去?”






  “可是天宇……我……”早些年,恋人的通情达理反而会让李易峰更是不好受,但是他和马天宇在一起这么多年,自然明白双方处境的考量,于是点点头,放下已经整理好的行李,奔赴通告现场。








  马天宇脸上的笑意也在李易峰关门出去的时候消失殆尽,他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自己固然学着去体谅,可是交往这么多年,明明已经有了一个只属于对方的独一无二的恋人,为什么,自己还总是一个人呢。




 






  在电话里的争吵虽然突如其来,实际上积压已久,马天宇忍不住觉得委屈,尽管这段感情里,李易峰已经尽力去给他安全感,但忙碌的工作始终占据着他大多数的时间。






  而他也尽力去做好一个恋人,给李易峰抚慰,照顾,爱与关怀。只可惜他独自一人的时光还是很漫长,长到黑夜尽头依然会惊醒,然后蜷进身侧冰凉的被褥兀自沉眠。






  马天宇努力压抑自己的情绪,在李易峰陪伴他的时候与平时无二,可这是他期盼已久的旅行,他甚至准备了戒指,想要在他们相恋十周年的时候率先向李易峰求婚。




 




  提前请澳洲的朋友帮忙定了足够数量的玫瑰,他满心欢喜地准备了香槟,甚至还想到李易峰那个幼稚鬼,虽然现在都三十五岁了,会不会被感动到哭鼻子呢。




 




  他原本就是一只刺猬,靠的太近就会把对方扎得鲜血淋漓,柔软的肚腹从不肯轻易在人前袒露,唯独李易峰一点点卸下他的心防,成为他的唯一,于是他毫不犹豫地将最珍贵的毫不保留地给予对方,尖刺上的红果,柔软温暖的肚皮。






  于是那么轻易地被伤害,却还固执地不肯让对方了解。






  这样全心全意为李易峰忍让的马天宇,实际上一直包容着这个看似成熟实则比自己还小一岁的男人。




 




  所以才会在对方毫不客气的言辞中不肯再说,还好李易峰也足够体贴,两人一路跌跌撞撞走到现在,居然就要十年了。






  李易峰总是开着玩笑说该给马天宇一个名分了,然后笑着去亲吻恋人晶亮的桃花眼,马天宇似真似假地推拒着他,却忍不住笑弯了眼角,他策划求婚时还小得意地想着,这次是我先给你一个名分了。




 




  这次的争吵也不是源自本心,只是听着李易峰漫不经心地让自己别闹了,马天宇突如其来地觉得委屈,自己那么久的努力,他什么都不知道,却还在这里指手画脚,才会忍不住爆发了情绪。






  过后很快觉得后悔,于是临时决定拿着戒指,开车带着澳洲直邮的玫瑰提前去布置李易峰在北京的别墅,马天宇掩饰不住自己心底的小雀跃。




 




  手机铃声再次响起的时候,李易峰立即接起了电话,“喂?宝宝吗……”,他脸上漾起一抹温柔的笑意,舒展了蹙紧的眉,整个人都好像散发着柔和的光芒。






  这光芒却倏忽黯淡下去,“你说什么?!不可能!在哪家医院!好……我马上赶到!”






  李易峰焦灼的声线让身边的小助理吓了一跳,“峰哥……怎么了?是天宇哥吗?”




  他有些濡湿的睫毛打着颤,连同他的声音,“快!司机!去XX医院!”






 




  李易峰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赶到医院的,当他疯了一样冲到手术室时,看见的却是满身血污的马天宇躺在那里,已经停止了呼吸,医生正准备用白布将他盖上。




  李易峰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他觉得他的呼吸可能也已经跟着那个人永恒的静止了,他只是呆愣地站在那里,看着他的爱人被一块白布盖上,被宣告了死亡。






 




  “李先生您好,请您节哀。马先生是在今晚十点左右开车行驶在612路上时因对方司机不慎驾驶出的事,对方肇事司机要对此负全责。这是他的手机,根据通话记录,他应该是在出事前后各给您打了一次电话,在您没接后可能是因为失血过多而休克,来不及拨打急救电话,因抢救不及时而导致死亡。”






  “天宇!天宇啊!”马天宇的助理赶来了,掩饰不住内心的悲痛,几乎瘫倒在地,那个如今家庭事业都蒸蒸日上的男人哭得像个孩子。




  




  李易峰却只是恍惚地看着这一切,不,这都是骗人的,怎么会!怎么会呢!不可能!




  他手里紧紧攥着一个边角破损的红丝绒盒子,任泪水将他吞没。




 




  马天宇除了李易峰之外,几乎没有别的亲人了,李易峰为他办了个低调却庄重的葬礼,用白玫瑰铺满了整个别墅的园子。






  他穿着深黑色的修身西服,面容死寂无波,只是一直摩挲着自己左手无名指上戴着的马天宇亲自挑选的白金指环,环内用花体镌刻着“I am yours.”,他将另一只戴在静静沉睡的爱人手上,那只指环内是对应的话语,“You are mine.”




  




  无人知晓,李易峰那晚回到别墅后看着满室热烈的红玫瑰,终于忍不住痛哭失声。




  他深爱的,心心念念的恋人。




  就这么,带着遗憾离去。




 




  李易峰开始失眠,整夜整夜的睡不着,就算勉强透支了体力,也只是一次又一次在睡梦中惊醒。他梦见他和马天宇的初遇,梦见那人在午后的阳光里,有些青涩的面庞;梦见那人在他身侧,粲然一笑的样子,仿佛整个夜空的星星都落在他眼眸里;他梦见他的天宇满身是血,却还是艰难地拿出手机拨打着他的号码,而他却挂断了电话;他梦见这一切都是梦,他和天宇去了澳洲,览尽美景,天宇却为了给他求婚的惊喜,被拦路而来的车撞倒……




 






  夜里冰冷的空气灌进胸腔,李易峰忍不住鼻子一酸,他翻身下床,打开了房间的落地窗,目光落在远处的灌木上,白玫瑰的清香仿佛还残留在空气里。






  马天宇站在楼下,微笑着注视着他,手里抱着一大捧红玫瑰,瞳仁晶亮,双颊染着薄绯,可爱而真实,然而他却依依不舍地转身,即将离去。






  “天宇!”李易峰顾不得其他,急切地想要挽留他,在一刹那间的失重感里,仿佛终于重新将他拥入了怀抱,他勾唇一笑,这样,其实也挺好。




 




 




 




  “峰峰!峰峰不要!”呼喊着那人的名字,马天宇猝然惊醒,泪流满面。




  他感到自己全身发冷,连额上也布满了细密的汗珠——伸手一摸,连心里也忍不住一凉。




  “还好,还好只是个梦。”他暗自庆幸着,却有些恍惚,梦境过于真实,让此刻情绪起伏的他难以分辨。








  怎么会梦到六年后呢,现在自己和李易峰八字还没一撇呢,梦里都相爱十年了,吐槽着这个不切实际的梦境,看看手机,半夜三点多,想躺下继续补眠,却睡意全无。




  马天宇叹息一声,想到明天恰好有假,索性翻身坐了起来,编辑了一个微博发出去。




  他低垂着眼帘,长而密的羽睫在月光下泛着无比美妙的弧度,却无端地涌出些许晶莹。




 








  @馬天宇V:做了个不知道算是好梦还是噩梦的梦,感觉把一辈子的力气都用光了,醒来发现还好,还能继续撑下去。晚安。:-D




  




  天亮后羽毛们纷纷安慰,猜测,转发,还有几个圈内的朋友也在微信上私下里问他,马天宇都含糊过去了。




  只是后来在群里聊起这件事,李易峰忽然说,“莫非是梦到第一千零一次表白本萌萌被拒,自己哭了半宿?”




  马天宇回了个笑哭的表情,“对对对你拒绝的超干脆我在梦里嚎啕大哭。”




 




  插科打诨完,微信群里大家都散了。




  马天宇刚想退出,就看见李易峰又给他发来一条,“到底怎么了?”




  他忍住鼻子一酸的冲动,轻描淡写地回复,“真的没什么。”




  李易峰还在那里絮絮叨叨着什么,媳妇儿别哭,有事了就找老公我,肩膀给你靠之类的,马天宇却擦干了不知何时滑落的泪水,无奈却释然地一笑,是的,现在这样,真的很好。




 




 




END.




 




 




后记:




啊啊啊啊啊啊终于写完了球别打哭唧唧




其实马上呢,才是我阴历的生日,选择生日这天来发刀片报社真的不是我本意哼唧




不过自己还是很喜欢这个脑洞的233感谢七七大大!如果没有她这篇文是绝对不会这么快出炉的hhh




至于想打我的麻麻和晶晶,请看在我生日的份上轻点qwq




欢迎来交流观后感和如何烹煮橙子十八式【bushi




食用愉快!祝我自己生日快乐啊哈哈~




【不管23还是24都是生日诶嘿~】








爱你们的橙子





评论(31)
热度(52)

© Cat-橙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