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川风物,四时美景,我只想陪着你。

脑洞奇大的白日梦小能手,文图双修中,产出皆出于真爱,二三次元皆吃有洁癖,欢迎安利勾搭︎♡︎

PS:收到每一条评论和小心心都会开心到boom🐈

【峰宇】《火》[赠马甲|一发完结]

《火》

老炮儿衍生  兄弟梗

张晓波x章汉哲

私设如山  一发完结

六爷没死,手术成功后出院,章汉哲为他在晓波离家之时所收留。

部分内容YY自峰哥微博“写给张学军的一封信”。

 赠马甲 @峰宇专用小马甲

 

“张学军,我回来了。”张晓波掸了掸身上的雪,推开了家门。

“臭小子,怎么说话呢!”六爷做了手术后,刚出院不久,如今身体还在休养期,看见张晓波回来,心里自然是高兴的。

话匣子在他身边照料着忙前忙后,看见张晓波进了家门,连忙迎上前来。“看看你,出门也不带个伞,麻溜儿去洗个澡啊,仔细着别感冒了。”

“没事儿,我身体好着呢,霞姨你好好照顾我爸就行了。”张晓波扯掉厚重的外套,抖擞下浑身的寒意,北京的天儿到了冬天就是这样,不冻得人上下牙打架它安生不下来。

“波儿啊,阿哲也回来了,我寻思着让你们俩熟悉熟悉。”六爷经此一劫后性子收敛了不少,只想着让这俩小辈好好亲近亲近,也没想过张晓波和章汉哲还没有打过照面,俩人见了估计只会尴尬。

“哟,你就是晓波啊。”

 

这语气听在张晓波耳朵里可是够讽刺的,他冷哼一声抬起眼帘。

章汉哲穿着质地柔软的深绿色毛衣,手中拿着一块毛巾正擦拭着自己尚在滴水的头发,一双桃花眼在暖黄的灯光下闪着光华,弧度美好的唇线勾出一个坏笑。

张晓波估摸着他是刚洗了澡,嘴巴粉红,整个人白的像在发光,嘴里刚想甩出的狠话不知怎的一句也憋不出来,倒是愣在原地傻傻看了人家许久,心里像揣着一团火,直把章汉哲个脸皮不薄的都看的脸上灼出一抹赧意来。

“这俩孩子,杵在这儿干啥呢?”话匣子听着这边许久没有动静儿,过来一看有些可乐。

“霞姨,这是……”张晓波回过神来,胡同儿里还没出过这么个标致的人物。

“这是阿哲,本名儿叫章汉哲,前年个年关里头,走投无路被你爸带回来的,前段时间儿好不容易攒了钱回家了一趟,正赶着儿你爸生病,把准备给他爸的钱都汇过来凑了你爸的手术费,今儿个刚进屋。”话匣子看着张晓波那呆头呆脑的样子,也不知怎的就想起了自己刚认识张学军那会子的事情。这父子俩,别的不说,那愣头愣脑的一股儿执拗的劲头,那真是十足的像。

张晓波点了点头,看向章汉哲的眼中多了些真诚,嘴角的笑也带了些诚恳的意味在里头。“是,我就是张晓波,张学军的事,我替他谢了。”

章汉哲被他刚刚那一惊一乍唬了一跳,再加上刚洗完澡脑子有些不清楚,看不出来,眼前这个一身小混混气质的张晓波,居然也有个正经的时候。“不客气,六爷的事就是我的事,别这么见外。”

 

张晓波心头是百味杂陈,宽慰的是在自个离家的时候,老头儿身边也不是没人照料的,纠结的也是这个人对于老头儿那说不出来的亲近态度,估计是比自个儿更得张学军的喜欢吧。

章汉哲心里也是百转千回,六爷那叛逆的亲儿子回来了,自己这个鸠占鹊巢的是不是也该退场了,虽说是六爷生病的时候自己帮衬了一把,可这比起六爷收留自己的大恩又算得了什么呢。

 

张学军在里间等了许久不见这两人进去,咳嗽两声又走了出来,看他俩那样子是有些杠上了的势头,立马开口说,“你们俩臭小子跟这儿杵着干啥呢,我跟你们说,别跟我想那有的没的啊,以后你们俩就好好相处,一起把你之前说的那个酒吧给我经营起来。”

张晓波看老头儿的精气神儿倒是挺足,心里松了一口气,经历了这一遭,他也不想再跟攒着劲儿跟老头儿对着干了,索性点点头,答应下来,“行啊,我就在那儿捯饬个酒吧。”

“酒吧?”章汉哲好不容易擦干了头发,耳朵马上捕捉到这个让自己精神一振的词语来。

“波啊,你小子要是之前说办个酒吧,你老子我还真不相信,恰好阿哲现在也回来了,这小子调酒的手艺听你霞姨说是不错的,那正好,你们哥俩儿好好干吧。”张学军看看他俩,倒是生出了个主意来。

“我看挺合适的,晓波和阿哲一起啊,咱们这酒吧的生意肯定能整上去。”话匣子也在一边帮腔。

张晓波和章汉哲对视两眼,脑中不约而同地出现了 “就他?”的字眼,也只好勉强答应下来。

 

虽说张晓波和章汉哲对彼此都称不上满意,但这酒吧还是捯饬捯饬搞了起来,毕竟霞姨那两间门面还在那里,张学军出了院还余下些钱,再加上张晓波这些年那点子老底,又咬咬牙把自己的摩托车卖了,章汉哲也拿出了自己的积蓄,好歹是把开酒吧的钱凑了个七七八八。

 

在酒吧的名字上,张晓波和章汉哲又是死磕了好久。

“张晓波你说你土不土啊,好好一个酒吧你整个聚义厅,说出去我们这是酒吧还是山寨啊?”章汉哲火气上来那是谁的面子也不给的。

“你懂什么呀!老头儿之前跟我说好的,酒吧就叫这名儿。再说了,总跟外面那些酒吧叫一样名字有什么意思呀啊?你就不能有点儿创新和特色啊!”张晓波扯着嗓子跟他对着呛。

“你怎么什么都听你老子的啊!这酒吧要是真叫聚义厅,能不能有小年青进来坐啊,看你那装修都吓跑完了吧。”章汉哲不甘示弱,逮住张晓波不爱听的就说。

“章汉哲你说什么呢,你现在也算我老张家的半个人了吧,老头儿的话我不听你也得听,成天一口一个六爷的,你还有脸说我?”张晓波气急了就口不择言。

“美的你,谁是你老张家的人啊,别胡说八道行不行,算你厉害,聚义厅就聚义厅。”最后章汉哲勉强同意了晓波提出的“聚义厅”的想法,看着他在酒吧里添置了长条板凳儿,虎皮之类的东西,心里又好气又好笑,这酒吧估计也是不伦不类。

 

除了酒吧名字,张晓波倒是对章汉哲提出其他意见都无条件同意了,毕竟自己也没多少经验,既然老头儿都说这长相标致的小子有两下子,那就听他的,看看究竟能不能出来效果。

最后的酒吧还真是跟张晓波之前和张学军说的一样,名字叫聚义厅,按之前说好的大长桌,太师椅,披虎皮,反正怎么土怎么捣饬,再放两坛子女儿红就真成那武侠小说里的天地会了。

张晓波想着和别的酒吧都不一样也挺好的,再说他也难得哄老头儿高兴一回,就这样儿吧。按张学军的说法,又让弹球儿也过来酒吧帮忙儿,没让他再出去瞎混,小子挺能帮得上忙的。

章汉哲是个心思活泛的,认了酒吧的名字,暗地里就琢磨着怎么把特色整出来。他特地让人在聚义厅东侧修了个大吧台,装饰还是按照整体风格来,特地定制了一套酒水单子,除了一些固定的鸡尾酒之外,又单列了一个特殊的酒单,把那些个洋酒的名字都改成了水浒传里那一百单八将,什么浪里白条,什么及时雨,搞的十分应景又特殊,吸引了不少目光。

 

酒吧开张后,生意倒是真的不错。虽然位置不算特别好,但胜在有特色,章汉哲的调酒技术是真过得去,张晓波自己也挺上心,生意就一点点红火起来了。就连张学军也没想到晓波和阿哲真能捣鼓出个名堂儿来,他们俩居然就这么把酒吧经营了起来。

张晓波也搬回了家里,方便看店。和章汉哲就住隔壁屋,俩人更是动不动就掐架,张学军也被他俩搞的没了脾气,倒是话匣子常说什么,感情都是这么掐出来的,她倒是觉着这两兄弟关系越来越亲近了。

张晓波脸皮是厚了不少,每每听到都强行揽过章汉哲,嬉皮笑脸的连连称是,章汉哲争不过他,久而久之也就随他去了,偶尔也忍不住觉着可乐。

 

洋火儿他们几个基本每天都来聚义厅,有时候还带客人,张晓波和章汉哲心里都知道他们是看在六爷面子上想照顾酒吧生意。

张晓波说了好几次,他们也不听,免不了就有点上火。最后还是章汉哲说,不如就由着他们吧,结账的时候咱们给打个对折就是了,也不算给六爷跌面儿吧。

张晓波心说倒也不是我非要赶他们,就是他们几个一凑一起就聊张学军当年的那些事儿,我原来不爱听他絮叨这些,可现在还挺喜欢听的,他们就跟说书似的一段段的说着当年多牛逼,看来我还真小看张学军了,真没想到老头儿当年居然真带着那么一大帮小弟呢。

谁知道章汉哲跟他肚子里的蛔虫似的,又补充说,“我倒是觉得你挺想听洋火儿叔他们瞎掰扯的。”

张晓波是点头也不是,不点头也不是,脸上红一阵青一阵的,看着章汉哲在自己面前笑弯了一双桃花眼,明摆着是使坏呢自己却也奈何不了他,心里头就冒出了一股儿邪火,又暗自感叹着真是栽了,总觉着眼睛放在这人身上就移不开了。

章汉哲哪里知道他这些小九九,又自顾自埋头调酒去了。

 

其实这栽不栽的,又何止是一个人的事呢。

张晓波在这里自己抓心挠肺的,章汉哲也不见得真就无动于衷,只是两人较着劲儿都不肯说罢了。

第一次遇到这样特别的人,你对他先是心生防备,却又不可抑止地被他吸引,一颦一笑好像在你眼里都放了慢动作似的。

你好像总是想跟他吵个嘴,逗个趣,这一点短暂的时光因为是与他相关,在你看来也变得美好而值得收藏了。

小胡同儿里的古惑仔遇见了会调酒的山东小伙,一切好像都变得顺理成章起来,一切他都可以为他而无师自通了。

 

    张晓波是抱着一切顺其自然这样的浪漫念头的,章汉哲恐怕就比他别扭的多也实际的多了。不过这也没关系,晓波总归是愿意陪着他耗下去的。

 

聚义厅里经常有跟他俩差不多大的人过去喝酒,有时候听他们在那儿蛋逼聊天的时候张晓波突然就想起了以前的自己,感叹着有些事儿真得经历了才知道,路要一步一步走,饭要一口一口吃,做永远比说要重要,“靠谱”这俩字儿要让别人来说。

想想过去的自己,总想标新立异,总想着得玩出别人没玩儿出的花儿,总觉得不个性就不叫年轻。而现在,却越来越想像张学军那样:在年轻的时候,能结交几个实打实的过命兄弟,一起饮马江湖;能守住那些祖宗留下来的规矩,时刻鞭策自己;能将一份热血的执着,铭记心田,不忘初心。当然,如果真的能跟那人一起,是再好不过了。

 

章汉哲对于张晓波的改变是看在眼里的,除了时不时就撩拨自己两下这个臭毛病之外,如今的张晓波说话做事越来越像六爷了。前几天有个过路人到胡同里问路,弹球儿在那瞎胡掰扯,让张晓波逮了个正着,给人家道了歉又指了路,好好教育了弹球儿一顿,话里话外都跟他老子一个样。昨儿闷三儿过来,张晓波又上去数落他,那么大个人了,也不正经成个家什么的……得,恰好被过来坐会儿的六爷逮住,拎着他的耳朵就骂,臭小子,你操心别人,自己呢?!张晓波马上一副苦瓜脸,满脸写着“我就不该提这茬”,看得一边的几人都忍俊不禁。

 

章汉哲想着也忍不住有些感慨,嘴角的笑容越发不加遮拦。他一个标致的大小伙子,在吧台那儿坐着笑的春暖花开的,路过的几个小姑娘马上看的移不动步子了,眼珠子都不带转动的。

有两个胆子大的马上凑过去点酒顺便搭讪了,章汉哲对于客人一向是很有礼貌的,对待她们自然是和和气气,避重就轻地聊了两句,对于姑娘们明里暗里要号码的举动则是不予理会。

他自己感觉是处理的不错了,可调酒的工具一上手,干净利落的手法与迅捷灵活的动作马上吸引了更多的目光。再加上章汉哲本来就学过花式调酒,几个手势一挽,一杯碧蓝的初恋就调好了,衬得他白皙修长的指节更加赏心悦目。这一下,不仅是姑娘们,许多小伙子的目光也凝聚过来。

 

张晓波从厨房出来一看见这扎堆儿的场景,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好不容易耐着性子等章汉哲把已经点了的酒调完,他自顾自地冲刚来应聘调酒师的小姑娘努了努嘴,“你们章大调酒师休息两小时,马甲你先顶上。”说完急吼吼地拉着人就走,全然不顾对方挣扎着说,“张晓波你发什么神经啊,快放开,客人们还等着呢。”

 

踏进后厨的那一刹,张晓波脑中一直绷紧的一根弦当的一声断裂开来,他看着眼前人一张一合的唇瓣,只觉得心里那一股邪火烧遍了全身。

章汉哲晶亮的桃花眼凝聚在张晓波眼上,他的神色不自觉的带了些挑衅,这一下就成了引火线。

张晓波低头含住那两片弧度美好的唇,滋味比他想象中还要甜美得多,带了些酒味的回甘,软嫩温顺的任他吸允舔咬。

章汉哲罕见的一下就没了挣扎,乖巧温顺的让张晓波心头涌出几分诧异,但更多的是喜悦,是冲破了冰封的赤诚的火焰,烧的他脸上心头一片潮红,让他按捺不住自己将怀中的人抱得更紧。

直到两人都有些缺氧,张晓波才依依不舍地松开了章汉哲,像是不敢置信的又抱了一下他,换来章汉哲一个白眼,“抱够了就快点给我松开,客人们还等着呢。”

张晓波感觉胸口的那只小鸟已经快要兴奋地飞起来了,他执拗地握着章汉哲的肩膀逼迫他直视自己的眼睛。两人都在彼此的脸上捕捉到一抹无法掩饰的潮红,在这样的近距离对视中,彼此眼中都只有彼此。

 

良久,张晓波才小心翼翼地打破沉默,“所以……你的意思是你也……”他撒娇般地晃了晃两人紧紧相握的双手。

“什么你也我也的,能不能好好说话。”章汉哲看似不耐烦地回应他的询问,却放任他握着自己的手指,十指相扣再无嫌隙。

张晓波心头一阵狂喜,他明白阿哲已经默许了自己的行为,但一时间还没有调整好心态,刚想开口说什么,对方已经挣脱了他的手往门口走,情急之下张晓波扑上去从背后抱住了章汉哲。

 

两人相差无几的身高让张晓波鼻腔中全是对方身上淡淡的薄荷柑橘气息,他把头埋在章汉哲肩上,“阿哲……我是说,我喜欢你。”

章汉哲浑身一震,耳垂红的几欲滴血,他调整了一些自己有些急促的呼吸,尽量平稳了声音说,“嗯,我知道。”

“你知道个屁,”张晓波忍不住抬起头,“你个臭小子老是撩拨我,撩了还不管我,要不是老头儿看着我,我早就忍不住了。”

说着他暗示性地在章汉哲挺翘的臀部揉了一把。

章汉哲果然马上炸毛了,“张晓波你个流氓,你给我放开!”给了他一肘子就往外走,耳根子通红,连带着白皙的颈项也染成了绯色。

 

张晓波看着他几乎是落荒而逃的背影,琥珀色的眼中满是势在必得的光。

他心情甚好地伸出一根修长的手指,逗着六爷新养的那只八哥,笑的见牙不见眼。

他知道自己胸口那团火焰,在这个冬天只会燃烧的更加炽烈。

 

END.

 

后记:

嗷嗷嗷嗷这篇文终于肝完了

我感觉自己要死了

在反复挖了许多坑不填的情况下自己又作死脑洞

哈哈哈好在我终于逼了自己一把

祝大家食用愉快w

原本说这篇文要做马甲的生日贺文的,然而已经晚了这么久,还是送给我们可爱的小马甲,希望不要介意哈w

PS:是橙子不是柠檬,宝宝还是没有学会如何开车,老司机们请带带我orz

下篇文再见啦! 

                                                                   

评论(10)
热度(50)
  1. 峰宇专用小马甲Cat-橙漾 转载了此文字
    谢谢橙子,我爱京腔(。・ω・。)ノ♡

© Cat-橙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