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川风物,四时美景,我只想陪着你。

脑洞奇大的白日梦小能手,文图双修中,产出皆出于真爱,二三次元皆吃有洁癖,欢迎安利勾搭︎♡︎

PS:收到每一条评论和小心心都会开心到boom🐈

【峰宇】[生贺短篇] 生日前夕


峰哥生贺,没有发糖的怨念之作,一发完结 。


◇ 峰宇属于彼此。
◇ OOC属于我。
◇ 没问题?那就继续。


从被子里艰难地探出头,马天宇刚拿过响个不停的手机按下免提键,关切的询问就从手机中传来,“天宇,现在好点了没有?”
按捺住内心莫名的烦躁,他随口答了一句,“好多了啊,怎么了吗?你那边怎么样?” 


对方显然预料到了他敷衍的态度,带着讨好和安抚地开口,“我这边一切顺利,你感觉好点了就行,咱爸咱妈也已经到现场了。”
马天宇抽了一下因为生病而不太舒服的鼻子,哼唧了两声,出口的阴阳怪气把他自己也吓了一跳,“谁跟你咱爸咱妈?你好好准备活动吧,没事给我打什么电话。” 


“好好好,宝宝乖,你先休息,这边结束我尽快回去陪你好不好?”电话对面焦头烂额的人听着他明显不舒服的声音,只能柔声抚慰。 


“你又在那里乱叫,谁是你宝宝,我早就好了好吗,你以为都像你似的那么虚?咳咳……”马天宇的鼻音在咳嗽了几声以后显得愈发严重,可能是因为生病,他的语调里莫名带着委屈,让听到的人心里被揪了一把似的难受。 


李易峰叹了口气,虽然也惋惜马天宇来不了自己的生日会,但还是身体要紧,就算知道他在闹别扭也只好耐着性子慢慢哄,“都咳成这样了还说自己好了?嗯?今天反正也不是我真正的生日,爸妈也过来陪我了,你过不过来无所谓的,听话啊。” 


原本就差点因为生病取消回北京的航班,听到李易峰提起生日会,马天宇又是一阵委屈,好不容易才腾出空来在他生日这几天回北京,自己的用心他完全不在乎,谁说无所谓的,人这一生有几个三十岁呢?这场生日会,自己缺席的话,一定会遗憾的吧。 


虽然是这样,但还是不忍心再把气撒在他身上,马天宇看了看屏幕上的时间,最后还是开口,“你也该上台了,别管我了,快去吧,这么多粉丝过来陪你过生日,伯父伯母也过来了吧,高兴点啊,别苦着脸。”

 
“好,宝宝乖,我一结束就回去陪你,记得吃药,乖乖躺着休息啊。”嘴上应着,还是不放心地一遍又一遍叮嘱的李易峰调整了下自己的麦克风,这才挂了电话。




把手机放在床头柜上,马天宇翻了个身,侧躺在他和李易峰一同购置的舒适大床上,将脑袋埋进李易峰的枕头里,只觉得睡意全无。 


他也知道自己最近状态是不太好,心里的烦闷冒着泡往上涌,工作的时候还能勉强维持精神的表象,一旦工作结束松弛下来,就说不出的难受、抑郁。 


大概是最近的事情都没有那么顺心吧,与恋人许久不见,拍戏的时候又意外着凉,原本以为以自己的身体状态不会太碍事的,他也就没放在心上,哪知道会在准备坐飞机从义乌回北京的前一天晚上突然发高烧呢? 


都怪马必胜,二话不说就给李易峰打电话,立刻就被勒令好好休养,不准带病搭飞机,在医院输了一晚上液体温才降下来,跟李易峰好说歹说他才同意自己改签了第二天下午的飞机回来。 


原本以为可以赶得上那人的生日会,谁知道马必胜临走前,帮自己一量体温发现是37.5℃,又是一个电话打过去,接到电话后李易峰马上说让马天宇在家好好休息,不论他怎么据理力争也不肯松口,就是不让他参加生日会。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有个这么胳膊肘往外拐的助理,也不看看自己的Boss到底是谁!这个月奖金必须减半!

这么想着的马天宇舒了一口气,放任自己平躺在床上,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宝宝,宝宝?”恋人的声音磁性又温柔,响在耳畔的感觉舒适得如同在梦中,睡意正酣的马天宇不肯睁开眼睛,把自己往温暖的蚕丝被中埋了又埋。 


一双有力的臂膀把他从被子里捞出来拢在怀里,轻柔的吻羽毛般落在额头上,又移至睫毛、鼻尖、脸颊和唇瓣,温热气息拂过的地方酥酥麻麻,有点难受又有点惬意。直到按捺不住的舌巧妙地叩开他的齿扉,仿佛蜜蜂竭力汲取他口中的蜜糖般吸吮辗转,弄得他无法继续安眠之时,他才懒洋洋地勉强睁开眼睛。 


“唔……李易峰你干嘛呀。”带着睡意的声音软软地抱怨,非但没有拒绝的力度,反而惹得那人更想欺负他。


“宝宝醒了?”李易峰圈紧怀里的人,故意用下颚硬朗的曲线去蹭他睡得红扑扑的柔嫩面颊。 


“你烦不烦……你亲来亲去的,谁还能好好睡觉?”马天宇窝在李易峰怀抱里打了个哈欠,傲娇的小眼神飞得像刀子。 


李易峰不说话,又亲又啃的,对他这种小模样喜欢的不行,就差抱着转几圈了,病还没好全的马天宇可经不住他的胡来,一个劲儿地往外推他,无奈身上没什么力气,只好想办法转移话题,“峰峰别闹了,说点儿正经的,你把伯父伯母送回去了吗?” 


“咱爸咱妈都安全回家了,我宝宝就是贴心,你放心,你婆婆让我过来陪你的。”李易峰又狠狠亲了他一口才松手,但还是松松地揽着他,活像个肌肤饥渴症患者似的黏着马天宇。 


“你又胡说八道。”马天宇索性也不挣扎了,任李易峰抱着他,一时无话,许久不见的两人沉溺在肌肤相亲的温情氛围里,只觉得这一刻无比的幸福满足。


马天宇嘴角的猫弧高高翘起,惹得李易峰忍不住去啃咬恋人红润的唇瓣,灵活的舌尖 探入那甜美的口腔,许久没有品尝过的唇齿相交的甜蜜滋味远比他想象中还美好。 


顺从地张开嘴配合着他的动作,马天宇感到自己的舌尖当即被勾住吸吮舔舐,他紧紧闭上眼,浓密的长睫却在轻轻颤动,扫过李易峰正在专心吻他的脸,轻微的瘙痒感摩挲之间使得两人的体温持续升高。 


毕竟是生病还没有完全好,马天宇很快就在这样的攻势中败下阵来有些喘不上气,李易峰又恋恋不舍地含吮了一下他弧度美好的下唇才放开他。 


“别腻歪了……你吃饭没有啊?回来就亲,亲来亲去能亲饱吗?”马天宇后知后觉地想起了自家恋人可能还饿着肚子的事,看了看时间都半夜十一点多了,只好推了他一把。 


“见面会开始之前吃了盒饭了,没事的,我不饿,天宇今晚应该还没吃饭吧,你饿不饿?” 李易峰用鼻尖去蹭他的,恋人的贴心总是让他十分受用。 


马天宇摇摇头,“我下午在飞机上随便吃了几口,没什么胃口,不太想吃东西。”不自觉地带上些撒娇的情绪,在最亲密的人面前卸下了所有防备的他终于显露出了些许生病的疲惫来。 


心疼不已的李易峰温柔地松开他,让马天宇斜靠在松软的床垫上,下床穿上拖鞋往浴室走去,“我先去洗个澡,一会儿我给你热点牛奶,喝完我们今天早点睡觉。”

 
马天宇嗯了一声懒懒地任李易峰摆布,乖乖等着他冲完澡,就着他的手喝完他递过来的热牛奶,而后在他怀里安静地陷入沉眠。 


李易峰自己今天行程也很满,也是累得不行了,亲亲恋人在自己怀里无邪得像个天使的侧脸,也随之合上了眼帘。 



柔和的橙色夜灯投下一片暖暖的阴影,洒在两人相拥而眠的大床上,美好得像一个童话。


-END-. 




小剧场: 


养精蓄锐,睡了一觉精神饱满的马天宇在李易峰生日前一天突然作妖,跑到唱吧上唱起了《捉泥鳅》,“大哥哥好不好,咱们去捉泥鳅~”


唱得正HIGH的时候李易峰突然凑过来,吓得马天宇推了他一把,险些唱不下去,他眼珠子一转随口换了词儿,“小妹妹好不好,咱们去捉泥鳅~” 


李易峰一把从背后将他抱住,温热的嘴唇摩挲着他的耳廓,马天宇吸了吸鼻子,第二段开始的时候终于唱不下去了,他马上关了唱吧,转身就挣扎着从沙发上起来。 


李易峰怎么会给他丝毫可乘之机呢?这个即将三十而立的男人一把将挣扎的恋人扛到肩膀上,大步往卧室走去,既然这么有精神,那可不能辜负了,夜还长着呢,不是吗? 



真END.






祝峰哥生日快乐。
不管怎样,峰宇还是会一如既往地萌下去。
风大雨大,惟愿我们依然峰宇同舟。
橙子。
2017.05.04

评论(19)
热度(57)

© Cat-橙漾 | Powered by LOFTER